浮尘

我喜欢江澄,只要是关于江澄的cp我都有可能吃!对就是这么没节操。无聊的时候我可以给你们讲数学题😊

同样是从高中升到大学,怎么别人都成了神仙太太,而我就彻底沦为一条咸鱼呢,没有灵感的咸鱼……


点错了一张推荐,你们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😳😳😳


【湛澄ABO】恩赐8完

  可有可无的一章。
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昨天还和孩子相依为命住在小出租屋里的江澄,如今已经走进蓝家的别墅了。

  进展实在是……太快了……

  他其实不太敢面对蓝湛的家人,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接受他的存在。

  首先迎上来的是笑眯眯的蓝曦臣,“阿澄回家了。”

  紧接着就是几个阿姨前来帮忙拿行李,一个个热情谦和。她们被江澄怀里的小念恩吸引了目光,多看了好几眼。有些在蓝家待的年份久了,一看到小念恩,就像看到小蓝湛,果然是父子。

  蓝启仁忙从沙发上站起来,和颜悦色,伸着手就要抱念恩。

  念恩双手搂住江澄的脖子,通红的眼里尽是警惕。

  来之前又大哭了一场。本来应该去接自己放学的爹地竟然没有去接他,是怪叔叔……不是,是爸爸接的。他心情愉快地走出教室,就被绵绵老师拦住了。

  “念恩呀,今天有惊喜哦,你还去原来的地方等着家长来接吧。”

  江念恩面无表情地与老师道了别,心里却十分雀跃,直到跑出校门,看到蓝湛……简直是令人窒息的操作。

  蓝湛走过来抱他,却被他躲开了。

  “爹地呢?”江念恩噘着嘴问。

  “在家里整行李。”

  “!!!”

  被蓝湛接回去的念恩,刚下车就看到江澄拉着行李箱,准备往另一个车子上搬。

  “爹地!”他扑上去抱住江澄的腿,泪眼朦胧。“爹地不要离开我!”

  “?”江澄将念恩抱起来,擦着他的眼泪解释道:“爹地不会离开你的,是爸爸,非要带我们回家。”语气中无奈的意味很明显了。

  “叔叔真的很想恩恩。”蓝湛帮江澄搬好行李后,拉开车门,让他抱着孩子坐上。

  “我觉得太快了……”江澄哄着孩子,道。

  “不会。”

  现在,江念恩处在一个新环境里,无所适从。

  首先令他迷惑的就是蓝曦臣,叫他一时难以分辨,盯着蓝曦臣看了好久。

  江澄提醒道:“恩恩,这是大伯。”

  江念恩微微皱了皱眉,下意识往江澄怀里缩了缩,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叫了声大伯好。

  蓝启仁挤上前,期待着小孙子叫爷爷。

  江澄第一次见蓝启仁,心里也有怯意,他最担心的就是蓝家的长辈不接受他。

  蓝湛揽住江澄的肩膀,道:“叔叔,这就是阿澄。”

  蓝启仁冷淡地嗯了一声,似乎又觉得有些疏离,便补充道:“回来就好,好好休息吧,这几年,你也辛苦了。”

  江澄没有想到蓝家的长辈这么好说话,一时不知道回应些什么,蓝湛轻轻捏了捏他的肩膀,他才结结巴巴道了句谢谢叔叔。

  “来让爷爷抱抱。”蓝启仁伸手要抱孩子。

  念恩没有动,江澄主动将他送过去,他才勉强到了蓝启仁怀里。

  老头子别提有多高兴了。

  “阿湛,你带阿澄去熟悉一下房间吧,也帮他整理好行李。”蓝曦臣提议后,就也去哄孩子了。

  “房间在二楼。”蓝湛扣住江澄的手,拉着他走。

  江念恩的房间是蓝启仁亲自安排布置的,江澄只需要把念恩的东西放置一下。

  而他,根本没有人提前为他安排房间,也许是蓝家人有意为之,他直接被安排和蓝湛住在一起。

  蓝湛的屋子很整洁,虽然他很少回家,家里的保姆却按时打扫,所以一尘不染。

  江澄打开行李箱,看着寥寥几件的衣服,有些出神,他要把这些廉价的衣服和蓝湛的放在一起吗?

  蓝湛蹲下身,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 江澄忙摇摇头,胡乱地拿出衣服。

  “等等吧。”蓝湛忽然打断他的动作,拉他起身,一起坐在床边。“我们……该谈谈。”

  “嗯。”江澄点点头。

  “那天晚上,到底?”

  “我不知道你怎么了,本来是要找你还卡的,你却拉着我,到了你家,然后就……就……我想去找你的,可我误会了你和魏学长的关系,而且怀孕的事,是后来才知道的。”

  “为什么要留下他?”蓝湛问。

  江澄错愕地看了看蓝湛,又愧疚地低下头。“我什么都没有了,我那时候只剩下他了……我不舍得打掉他……我这样很自私,但,对不起。”

  “这样。”蓝湛垂着眼,他以为江澄是因为他,才留下孩子。“谢谢你照顾念恩这么久,也谢谢你,替我尽了那么多责任。”

  蓝湛不知不觉已经将江澄搂进怀里了,江澄陷入回忆,竟也无觉,自顾自地说了很多。

  “其实要说谢谢,应该是我谢谢你的。我唯一的亲人因为遭遇车祸,被送进急救室,我凑不齐手术费,就只好去那种地方打工,又遇到了你……只可惜,没来得及……”

  “后来有了念恩,我不愿意打掉他,就申请休学了……卖了爸妈留给我的房子,租了个小屋子,念恩上学的时候,我也会去打打零工。可我,一点也不觉得累,跟念恩一起,我都很开心。他真的很懂事……”

  “现在,是我们三个人了。但是,蓝湛……”江澄看着蓝湛,问:“你会开心吗?是不是因为家里人逼你,你才去找我们呢?”

  蓝湛握住他的手,回望江澄,说:“我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的。以后的路,我们一起走,不会让你一个人受累了。”

  “学长。”江澄突然换了称呼,“我……我以前真的很喜欢你。”

  突如其来的表白,蓝湛红了耳朵,却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,问:“现在呢?”

  “也喜欢。”江澄也不管害不害羞,直白说出。“但我知道,你心里是怪我的,怪我私自生下念恩。”

  “你不是我哥,怎么知道我会怪你?如果非要说,我的确怪你,怪你当初亲人去世那么难过也不去找我,甚至刻意躲我,有了孩子也不找我。”蓝湛回想那段时间,一边是好友温情的去世,留下孤苦无依的思追,一边又是突然远离的江澄。他当时的确疏忽,完全没有觉察江澄的异常。所以,才导致江澄独自带着孩子生活那么久。

  “你只是想负责任吧。”江澄说,想起当初蓝湛私下里给他补习,心中有些酸涩。

  “我以前只给你一个人补习,对你那么好,你怎么就……就没什么反应?”蓝湛问。

  “不是因为我过于优秀,你才多和我相处吗?什么时候你也会假公济私,你不要告诉我,当初给我补习是为了多和我相处?”

  “是朋友教我的。”蓝湛如实道。

  “???”江澄推开蓝湛,一脸疑问。如果说是假借补习私下相处,他才不信,因为当初蓝湛那样的严肃脸,认真脸,他在补习是根本不敢开小差,别提什么浓情蜜意了!根本不存在!

  但蓝湛的意思,就是那个意思!

  “明天你就可以回学校了,我还会给你补习的。”蓝湛揉了揉江澄的头,“公司一直在等你去。”

  晚上一家人共度了一个欢快的晚餐。

  饭桌前只剩下蓝启仁和蓝曦臣。

  蓝曦臣正在看手机,蓝启仁清了清嗓子,问:“曦臣啊,阿湛比你小五岁,孩子都这么大了。你什么时候也该有所行动了吧?”

【湛澄ABO】恩赐7

  江澄与蓝湛相识于大学。


  蓝湛回到母校,与魏无羡的公司联合组织了一场竞赛,提前为公司选拔一些人才。


  经过层层竞选,蓝湛看中了江澄。


  彼时的江澄还是个大一新生,虽然年纪小,却能力出众,又是个踏实努力的人,蓝湛非常看好他。


  魏无羡就不一样了,他更喜欢聪明有天赋的类型。


  两人各自挑选了满意的人,组成了培训队伍,还要来一场竞争。


  所以两个人在学校的次数就很多,亲自为自己的队员做辅导,培训。


  由于两人几乎次次同行,关系密切,举止亲密。在外人面前冷如冰山的蓝湛在魏无羡面前也会有几丝笑意,有关他们的绯闻就满校园的乱飞。


  江澄自然听说过,但他是不愿意相信的。


  蓝湛是他心目中的男神,颜值高,性格又高冷,最最重要的是这么年轻就把公司开的那么好,他佩服的不得了,甚至是有点喜欢的。他总觉得蓝湛单独辅导他的时间要比其他人多。事实上,蓝湛只对他一个人进行过单独的辅导,只是他不知道。


  这天蓝湛如往常一样来学校为对队员作集体指导,他一进屋子便注意到江澄不在。他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,问:“江澄呢?”


  一个队员急忙回应:“江澄,他退赛了,没说为什么……我和他一个宿舍,他已经好几天没来了……”


  “嗯。”蓝湛应了一声,开始给队员们布置任务。


  晚上他和温氏公司还有项目,地点是由对方的负责人选的,是一家高档会馆,但显然不是什么正经的地方。


  蓝湛沉默地坐在包间角落,眼前的一幕幕只能用群魔乱舞,伤风败俗来形容。这个项目合作与否,他在心里已经有了答案。


  温晁搂着王灵娇,不停地让会馆的漂亮小姐给蓝湛递酒,讨好蓝湛,然后好商量合作的事情。没想到这人油盐不进,酒色不沾,沉着脸坐在那里。


  他烦躁地抬眼,精致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意外,被一直观察他的温晁注意到了。


  温晁朝蓝湛的目光看过去,正是身旁送酒水的服务生。他一把拉住服务生白净的手腕,朝手下使了个眼色,手下人恭恭敬敬地送上来一叠钞票,温晁道:“去给那边的蓝总裁喂酒,他高兴了,这些钱都是你的。”


  江澄本身还有些不情愿,但看到一沓的钞票,还是妥协了。他颤巍巍地端起一杯酒,向蓝湛走近,不和蓝湛对视。


  蓝湛心中的怒火腾地就起来了,他起身一把抓住江澄,不顾任何人的阻拦,将他拉出房间,狠狠地按在墙上。


  “为什么来这种地方?”蓝湛质问道。


  “你不也在这里吗?凭什么说我!”江澄的手还被蓝湛抓在手里,他挣了挣,没有挣脱开。


  “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?”


  “没有!”江澄躲避着他的目光,不肯说。


  蓝湛不再逼问他,拿出一张银行卡,塞到江澄的上衣口袋。“给我辞了这里的工作,事情解决后立刻回学校!”


  江澄沉默半晌,最后才点了点头。


  但一切都晚了。


  他拿着卡赶回医院的时候,他最后的亲人还是离开他了。没有留下任何……


  很多天了,蓝湛在学校等江澄回去,都没有等到。倒是那个温晁,不厌其烦地给他打电话。


 

  “蓝总蓝总,上次的事儿是我安排不周,这次,这次一定好好安排,绝不让您失望,要不今晚,咱们再谈谈。”


  蓝湛心里乱的很,竟然含含糊糊地同意了,到后来再被温晁下药,也是很自然的事。


  江澄处理好家人的遗体,在家里颓废了很多天。他一个人缩在床上,只是一个劲的落泪,连哭出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

  到了晚上,月光照进黑漆漆的屋子,他注意到床角扔着的银行卡,喃喃道:“应该,还给他的。”


  他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,却看到蓝湛从一家酒店出来。他清醒了半刻,迅速走上前。“你的卡。”还不等他把东西递出去,蓝湛就将他整个人揽在怀里强硬地拖走。他几乎没怎么吃东西,精神又崩溃,完全无力挣扎,便被丢进车里。


  “学长……”他叫了叫蓝湛,蓝湛沉着脸开车,没有理会他。车一路狂飙,闯了多个红灯,最终停在了一个高档小区。蓝湛将车开进去,将江澄拽上楼,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。


  江澄被蓝湛压在身下的时候,才注意到蓝湛的眼神是不甚清醒的,只是他完全反抗不了这样的蓝湛。任凭他怎么哭怎么叫,蓝湛也没有理会他。


  蓝湛沉沉睡过去的时候,他还醒着,拖着酸痛的身体清理了所有的痕迹,甚至他将弄脏的床单换了下来,蓝湛都没有醒。


  江澄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的一切。


  门突然响了,他吓了一跳,还有谁会来蓝湛家里?他急忙起身躲进厕所,锁上了门。


  “蓝湛!蓝湛?”


  这是……魏学长的声音……他们怎么会……原来学校的传闻都是真的。那刚刚蓝湛,是把他当成魏学长了吗?


  魏无羡的声音不断从卧室传来,“蓝湛!蓝湛!怎么睡得跟死猪一样!起来嗨!快起来!去看儿子了!”


  “蓝湛!!起床!”


  儿子?江澄悄悄打开门离开,没有留下任何足迹。


  魏无羡扯扯蓝湛的耳朵,又捏捏他的脸,人还是不醒,他气急败坏地坐在床边,薅了一根蓝湛的头发,叹气道:“情姐快生了啊,咱们不去看咱干儿子吗?”


  他又凑到蓝湛脸上,嗅到了一丝不易觉察的酒气,心下了然。


  “算了,放过你吧。咱们明天再去。”


  江澄休息了几天,就重新回到学校了。只是之后的日子里他一见到蓝湛,就躲躲闪闪,不愿意有太多的交流。蓝湛显然有别的烦心事,没有太过纠结江澄的异样。


 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月,江澄又想起那张没有还回去的卡,便又有了找蓝湛的想法。他记得蓝湛的住处,再次去的时候发现门竟然没有关。透过门缝,他看到了魏无羡和蓝湛。


  “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什么坏事了?”魏无羡道。


  “没有。”


  “你还不承认?思追!思追是怎么回事,他是你儿子就不是我儿子了?”


  江澄听的胆战心惊,胃里却一阵恶心,他捂住嘴,强忍干呕,逃走似的跑开了。


  蓝湛真的懒得搭理魏无羡。


  魏无羡拧了拧眉,“你看不起谁啊你,背着我让思追姓蓝,凭什么不姓魏。”


  “谁让你,趁我上次睡觉,偷拍我,还发到学校的官网上。”


  “……”小心眼!


【湛澄ABO】恩赐6

  江念恩正在经历人生中第一顿一言难尽的晚餐。

  以往跟江澄在一起的每一顿饭都是美好的,但是在这顿有外人参与的晚饭中,显然是难熬的。没错,蓝湛在他眼里还是个坏叔叔,当属外人。

  他从来没有像这样吃过饭,一手攥着筷子,扒拉几口饭便警惕地抬头看蓝湛有什么动静,生怕自己错过他的什么举动。

  江澄已经不知道提醒他多少次了。“好了,念恩,快点乖乖吃饭。”

  江念恩这才继续埋头吃饭。他心里是暗自不高兴的,因为爹地辛苦做的晚饭,还有那个怪叔叔的份儿。但是他却一点也不给面子,一口都没有动。甚至到处乱看,一会儿看看爹地,一会儿又看他,让他实在没办法安心。

  好不容易结束,江念恩便被江澄抱去洗澡,当他坐在满是泡泡的浴缸里,还问江澄有没有锁好门,总之,念恩是真的很害怕。

  蓝湛耐心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待。等孩子吃过饭,洗过澡,穿着睡衣躺在床上,听完江澄读的睡前故事直到彻底入睡。他都没有去催促。

  江澄轻手轻脚地从念恩卧室里出来,关上了门。念恩入睡前就攥住他的手指,不肯他走。等到孩子睡着,手也没有松开,他只能尽可能轻的从手指抽出来,也不知道孩子有没有惊醒。

  岁月真的能磨平脾气,有了念恩之后,他的性情真的变了很多。

  这一点,他注意到了,而坐在客厅的蓝湛,也注意到了。

  江澄与蓝湛面对面坐下,先开口道:“念恩的到来,是个意外。不是你的错,也,不需要你负责。”

  蓝湛还没开口,江澄又道:“如果你来抢念恩的抚养权,我也不会轻易把念恩让给你。”

  “当初有孩子的时候,为什么不去找我?”蓝湛说出心中的疑问。

  “你自己不是清楚吗?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且我们又不是两情相悦,谁也不用对谁负责。”

  “你怎么就那么肯定,如果你找我,我不会接受你们?”蓝湛的语气有些无奈,“你独自生下念恩,自己抚养他,我作为孩子的父亲,却连他的的存在都不知道,对我,公平吗?”

  “……”江澄不知道怎么回答。蓝湛在他心里,地位一直是重要的。他当时还是个大学生,蓝湛是同校已经毕业的学长,年纪轻轻事业有成,很多学生都崇拜他,其中也有江澄。他自己也没有想到,会和蓝湛有那么多接触的机会,而蓝湛,也主动帮过他很多忙……

  但当时念恩的到来,让他一直心存罪恶感,他以为他不经意间破坏了蓝湛的家庭,却又不舍得打掉孩子,便申请休学,生下孩子独自抚养。

  他没有想到蓝湛有一天会找到他,即使他来了,也不知如何面对他。

  江澄垂着头保持沉默,蓝湛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心里却十分受伤。他没有想到,他在江澄的眼里,是那样的不堪,那样的不负责任。

  他问:“江澄……难道我在你心里,就是这样的人吗?”

  “不,不是!”江澄抬起头,眼中尽是无措,他也有他的无奈的,可他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。那个晚上,真的就像个笑话。

 

“那你为什么不找我?如果不是我哥发现,你是不是会瞒一辈子!”

  “我当时想过找你的!可我以为……以为你有自己的家庭了!我不想破坏你原有的生活!而且,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,你为什么想让我找你!”江澄情绪有些失控,眼眶红了一片。

  蓝湛放缓语气,“你应该去找我的。”

  “为什么?”江澄下意识问。

  “我相信不是你的错。有什么事,我们应该一起承担的。我愿意,愿意负责。”蓝湛认真地看着江澄,吐露心声。

  他生气不是因为江澄怀了他的孩子,只是因为江澄独自承受这一切,还一直躲着他。

  话说到这份儿上,蓝湛的情感倾向已经很明显了,江澄再愚钝也感觉到了,不知道该用惊喜还是惊吓来形容现在的心情。

  “你不怪我吗?”江澄不敢相信地又问他。

  “本来就不是你的错。”蓝湛已经起身坐到了他身边,悄悄握住他的手。“但你要告诉我,那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 江澄正想回答,便被门打开的声音打断了。

  江念恩正站在卧室的门口,愣愣地看着他们。

  江澄离开的时候他就醒了,一直在装睡。等江澄出去,他才爬下床,偷偷将房间打开一条缝。两个人的谈话他听不清,直到蓝湛坐到江澄身边,他才猛的打开门。

  “念恩?”江澄站起身快步走过去。

  江念恩面无表情,双眼中却含满了眼泪。

  “做噩梦了?”江澄蹲下身子将他搂进怀里。

  江念恩忍了忍,却还是哭了。“我不想,不想爹地离开我……”

  蓝湛走过来,将他们父子抱进怀里,“我们以后都不会分开了。”

  江念恩却十分抵触,其实他对蓝湛的抗拒正在慢慢减少,可当他看到蓝湛握住江澄的手,心中的恐惧陡然上升。

  现在蓝湛抱着他和江澄,他一点也感觉不到温暖,甚至十分拒绝。

  他推着蓝湛,吼道:“不许你碰我们!”

  蓝湛和江澄都没想到孩子会有这么大的反应。

  蓝湛识相地退到一边,与他们保持距离。

  江澄轻轻为江念恩擦着泪,抱着他走到蓝湛跟前。“念恩,我知道你现在接受不了,但他就是你的爸爸,直到吗?”

  江念恩抽噎着,不肯看蓝湛。

  “这几年只有我们两个人,不是爸爸的错,是爹地没有告诉爸爸,如果你要生气,就生我的气好了。”

  “我,我不会,生爹地的气。”江念恩抹了把眼泪,断断续续道。

  “那你也不要怪爸爸好吗?他现在不是来找我们了吗?”

  “他是来跟念恩抢爹地的,我不要他!”

  “你怎么会这样想,爸爸来找我们,是要带我们回家。”

  哄了好一会儿,江念恩才勉强接受,眼中对蓝湛的敌意,算是减少了一点。

  两个大人一起陪他入睡的时候,他忽然问:“七夕的时候,你们也会像金凌的爸爸妈妈一样,把我一个人丢下吗?”

  “???”

蓝启仁一个退休在家的孤寡老人,天降小孙子难免激动。

蓝湛一个单身已久洁身自好的禁欲系美男子,天降老婆与儿子难免懵逼。

强行接走孩子是因为想尽快改善孩子的生活条件,顺便与家中老人联络感情,然后再慢慢跟江澄谈一谈,起码要先问清楚很多没想明白的事,再一家三口团聚。夫妻感情也会慢慢培养。😁😁😁

以及写作水平有限,可能真的没表达出我想要的意思,让你们误解了😂😂😂

【湛澄ABO】恩赐5

  文章有时间年龄的矛盾,你们没注意的话就忽视,不影响剧情发展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  云深幼儿园正处在放学时段,家长接到自己的孩子便牵着手脚步匆匆,嘴里边询问着孩子一天的收获。


  蓝湛也进到了校园里。此时,他站在小一班活动区的某个秋千旁,心情复杂。


  昨晚刚回到家,首先被叔叔蓝启仁莫名其妙地一顿痛批,一旁的哥哥蓝曦臣一脸无奈,想要插嘴却插不上。好不容易蓝启仁哀叹一声,没有了下文,蓝湛向蓝曦臣递去了求救目光,希望蓝曦臣替自己解释几句,谁料蓝曦臣道:“阿湛,的确是你不对啊。”但又不能多说,扯得越多,便就要到尴尬的地步了。


  概括一下蓝启仁的长篇大论:就是自己有个孩子,这几年他蓝湛没有尽到照顾孩子的义务,也没有当好一个丈夫。


  这太难消化了。蓝湛愣在沙发上,神情上少有的迷茫不知所从。


  孩子?什么时候的事?他完全记不起来。


  蓝曦臣见弟弟此状,安慰几句后道:“但这件事还是应该你自己去解决,知道吗?”


  刻不容缓,蓝启仁虽然退休,但在公司的地位还是有的,他立刻将蓝湛停职,好让他专心处理家庭问题。


  身后传来脚步声,蓝湛回头,就看到了蓝曦臣所说的那个小团子。


  这个小团子他是见过的,之前买过他的花。


  江念恩正像往常一样背着小书包,手里拿着书,到老地方——蓝湛站的秋千旁等江澄来接他。


  本来他并不在意秋千旁站着的大人,自顾自走过去,谁料蓝湛转过身的时候,他浑身的警惕都被吓了出来。


  两人对视了几秒,江念恩扭头就跑。


  是那个要抓我的坏叔叔!


  “……”蓝湛伸了伸手,完全没有料到这样的情况,他干巴巴地说了句:“回来。”


  江念恩自然没有理他。


  蓝湛快步去追,没几步就拽住了江念恩的小胳膊,怕小孩子胡乱挣扎,他干脆将江念恩箍在怀里。


  “老师!老师!”江念恩跺着小脚,大声叫着吸引过往家长的注意。“有坏人抓我!”


  的确有家长注意到了江念恩这里的动静,他们在原地停留几秒,毫不犹豫就走了——他们一看就是父子,这孩子怎么能说自己的爸爸是坏人呢,太不听话了。


  蓝湛将江念恩转过来对着自己,沉声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,几岁了?什么时候出生的?”


  他的问题江念恩一个都没听进去,仍然不放弃的挣扎。


  “你爹地呢?”蓝湛问。


  “……”


  “念恩。”绵绵老师过来通知江念恩去校门口找江澄,就看到了蓝湛别扭地将孩子困在怀里问话的场面。蓝曦臣之前跟她解释过,她觉得极其狗血,但念恩的长相又的的确确与蓝湛一模一样,如果念恩真的能与爸爸团聚,是再好不过的事情,她能帮忙就帮忙。“你好,念恩妈妈在校园门口左转的第一棵树旁等他。”


  “谢谢。”蓝湛点点头,自顾自抱起江念恩走。


  “老师……”江念恩双眼蒙上水雾,委屈地看着绵绵,感觉曾经所有的信任都破碎了。为什么连老师都要帮助坏叔叔?


  “不哭。”蓝湛感觉到怀里的小孩不再挣扎,松了些胳膊的力道,让孩子被抱的舒服些。看到江念恩眼里闪着的泪光,心脏像是被什么敲打了一下。他单手抱着孩子,另一手去擦他的泪,谁知孩子根本不领情,狠狠地把头偏到一边。


  出了校门口,蓝湛抱着念恩走向江澄,他小声问道:“这是你爹地?”


  “爹地!”江念恩不理会蓝湛的问题,冲江澄叫着,泪水一下子涌出来,呜呜地哭。


  江澄第一反应是接过孩子。


  第一眼看到蓝湛,他就慌了。蓝湛是来接走孩子的吗?


  “江澄?”蓝湛没有想到,孩子的另一位父亲,会是江澄。也是,念恩姓江,孩子父亲自然是姓江的……


  “嗯……”江澄不敢看蓝湛,心不在焉地给念恩擦泪水。


  蓝湛有很多疑问,但他不想当着孩子的面说,便表明来意。“叔叔让我把孩子接走……”他补充道:“我们也需要谈一谈。”


  “我不要离开爹地。”江念恩的泪水又涌出来,紧紧地环住江澄的脖子。


  从懂事起,念恩的情绪从来就没有这么崩溃过。


  江澄红了眼眶,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。他踌躇着,下定决心道:“念恩是我的孩子!”


  “可孩子应该姓蓝。”蓝湛道,伸出手强硬地抱回江念恩。


  江念恩哭到不能自我,仰着头绝望又无助。他恨恨地看着蓝湛平静的神色,伸手打他,被蓝湛一把抓住。


  坏人!咬你!


  谁也没想到,江念恩在蓝湛怀里扑上他的脸,死死的咬了下去……


  蓝湛闷哼一声,忍着疼痛没把孩子扔掉。


  “念恩!松手……不是,松嘴!”江澄凑上前,江念恩却咬的更死。“不听爹地的话了吗!”


  江念恩迟疑了下,还是松开了。他泪眼朦胧,可怜兮兮。“不想要跟坏人回家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
  蓝湛喘着气,将孩子塞给江澄,拿出手帕擦掉脸上的口水。


  江澄小心地瞧着蓝湛的脸,留了一个很深的牙印,但没有流血,应该是没什么大碍的。


  “算了。”蓝湛道。“回你家。”


  江澄以为自己听错了,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
  还是江念恩抽抽搭搭地提醒:“坏人说我们可以回自己家。”


  于是江澄带着江念恩骑着他的小电动车,蓝湛开着车紧跟。


  上楼的时候,江念恩在江澄怀里,一直警惕地盯着后面的蓝湛,就怕他又扑上来把自己抱走。


  回到家里,江念恩也不肯离开江澄半步,江澄走到哪里,他便跟到哪里。


  “你先坐沙发上休息,念恩还要吃饭。”江澄摸了摸江念恩的头,劝道:“爹地炒菜的时候会呛,你在外边等着好吗?他不会把你带走的,听话。”


  江念恩勉为其难地点点头,却守在厨房门口寸步不离,只不过时不时地扭头注意一下蓝湛的动向。


  蓝湛想和他说说话,刚从沙发上站起身,江念恩就慌张地冲他吼:“你干什么!不许你动!坐下!”


  “……”蓝湛坐回沙发,淡淡道:“你过来。”


  “不。”江念恩动也不动。


  “对不起。”蓝湛说。


  江念恩明显是为他的道歉感到意外。小孩子其实心软的很,一句道歉就化解了很多他对蓝湛的抵触。


  江念恩犹豫半晌,才问:“你为什么要把我从爹地身边带走?”


  “没有。只是你爷爷想你,还有你伯伯,也在等你回家。”蓝湛耐心解释,尝试着跟孩子沟通。


  是那个怪爷爷?江念恩心想。“可我除了爹地,没别的亲人,你骗人!”


  蓝湛沉默,他承认有他的责任,可他不明白江澄为什么要偷偷生下孩子躲着自己,如果不是被发现了,他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还有念恩。


【湛澄ABO】恩赐4

  蓝启仁实在是等不急要接孩子回家,没等绵绵安排上他们与江澄的见面,他就已经派人查到了江澄的住址,当即就要上门去,被蓝曦臣拦下了。他仔细想了想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蓝曦臣以为蓝启仁想通了,刚松了口气,谁知他继续道:“那你去!跟孩子母亲商量商量,把孩子接回家!”

  蓝曦臣根据地址,找到了江澄所在的小区。

  说是小区,但都是各种弯弯绕绕的胡同,最高的楼层也不过六楼,自然是没有电梯的。车子开不进去,蓝曦臣就把车停在路口,徒步去江澄家。

  江澄家住在顶层,蓝曦臣敲门的时候,他正在陪孩子看书。

  “我去开门,你先自己看。”江澄摸摸念恩的头,快步到门前,凑到猫眼上看了一眼,震惊地呼吸一滞。

  蓝曦臣又敲了敲门,江澄回过神来,才颤抖着手打开了门。

  “你……”他感觉说话都在发抖,一时难以想象蓝湛是如何得知念恩的存在,然后又找到这里。

  “你好。”蓝曦臣友好地打了个招呼,“请问这是江念恩的家吗?”

  江澄愣了片刻,才意识到来人不是蓝湛,他点点头,请人进屋。

  “念恩,先回屋看书好吗?”江澄给蓝曦臣倒着水,递给他。

  江念恩听到江澄催自己回屋,心里不高兴,脸上却没什么表情。他合上书,紧紧地盯着这位不速之客。

  江澄见他不动,嗔怪道:“不听爹地的话了吗?快回屋去吧。”

  蓝曦臣看着江念恩面无表情的小脸,笑了笑,“念恩别担心,叔叔不会和你抢爹地的。”

  江念恩的表情难得松了一瞬,他跳下沙发,迅速跑回自己的房间,慢慢关上门。

  他不喜欢这个有读心术的男人。

  “我是蓝曦臣,是蓝湛的哥哥。”蓝曦臣做着自我介绍,并表明来意。“我今天来,没有恶意,只是想确认一下念恩的身份。”

  江澄低着头,手指紧紧地攥着衣服。“念恩是我的孩子。”

  “这我当然知道,但请问,念恩的另一位父亲,是不是我的弟弟,蓝湛呢?”

  “……”江澄不知道该不该坦白。如果坦白,念恩是不是就要被接走了,自己以后是不是就没机会见到他了。可如果撒谎,蓝家人就会相信吗?人都已经找上门来了,一定是已经知道一切了……他到底该怎么回答?

  “你不要紧张,你是念恩的爹地,我们不会强行让你们分开。我今天来,真的只是想确认念恩的身份,如果可以的话,也想把你们接回家里,念恩的爷爷一直想见你们。”

  江澄立刻拒绝了。“不,不行!”

  蓝曦臣不解地问他原因。

  “我并不想破坏他原有的家庭。”江澄垂下眼睛,十分无奈。

  “家庭?把你和孩子接回家是皆大欢喜的事,怎么能说是破坏家庭呢?”蓝曦臣安慰他。

  “不,我是说蓝湛……”江澄摇头解释。

  蓝曦臣温和地笑着,“你的意思是你不想破坏阿湛的家庭?”

  见江澄一脸诚恳地点了点头,蓝曦臣笑意更深。“阿湛的家庭里,除了我,就是叔叔了,你以为呢?”

  江澄急了,解释道:“可他有伴侣,也有孩子了!”

  江澄直接把蓝曦臣给说懵了,一阵无言后,蓝曦臣忽然反应过来。“你所说的伴侣应该是魏先生吧,他是阿湛从小到大的玩伴儿,也许你是误会了。”

  “那,那孩子呢?”

  “你是说思追吧?那是阿湛和魏先生的好朋友温情温女士的孩子,温情是单亲妈妈,因为生思追时难产去世了,只留思追一个孩子,在这世上没什么亲人,阿湛和无羡作为温情的好友,一定不会坐视不管,就收养思追了。”

  江澄感觉这一切难以消化,所以,他竟然是误会了这么久吗?

  当初他傻乎乎的去找蓝湛,碰巧撞上魏无羡与蓝湛争吵,以为是自己,破坏了他们的感情。也就是那个时候决定,再也不要出现在蓝湛的世界,只是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念恩的存在。

  蓝曦臣问起念恩是怎么来的,江澄脸腾的红了,咬着嘴唇难以启齿。

  蓝曦臣心领神会,问道:“所以,阿湛,对念恩的存在,根本不知情?”

  江澄羞愧地点了点头,艰难开口:“他可能也根本……不记得我……念恩的到来,真的是个意外。”

  这就难办了。

  蓝曦臣抿抿唇,也很为难。本来只想到说服父子二人,没想到弟弟那儿也是个问题。

  他很想知道蓝湛与眼前的人是如何在一起,又有了念恩,而作为念恩的父亲,自己的弟弟又毫不知情。

  “阿湛那里,我会跟他说的。”蓝曦臣起身,准备离开。

  江澄慌忙站起身,送他出门。

  临走到门口,蓝曦臣回过身,笑着问:“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。”

  “江澄。”

  “这几年,你照顾念恩辛苦了。我会让阿湛接你们回去的。”

  江澄没有回应,只冲他微微招了招手,随后关上门。

  蓝曦臣一走,江念恩便打开门从屋里跑了出来。

  江澄失神了一会儿,看着跑到跟前的孩子,勉强地笑了笑,然后牵着他回到沙发上,继续陪他看书。

  江念恩哪里还有看书的兴致,一脸担心地看着江澄。“爹地,你怎么了?是不是怪叔叔欺负你?我们可以报警,让警察叔叔抓他。”

  江澄被他逗笑了,“没有的事。”这样说起来,蓝曦臣其实是念恩的大伯吧。“恩恩,你在学校见过刚刚的叔叔吗?”

  江念恩点点头,回忆了一下,道:“他就是那个买花还非要问我名字的坏叔叔,后来在学校也见到他了,他和一个奇怪的爷爷一起,还想要把我抓走!”

  江澄哭笑不得,纠正道:“刚刚的叔叔不是坏人。”

  “哦。”江念恩似懂非懂地点头,依偎进江澄怀里。

  蓝曦臣回到车里,惆怅万分。还是要尽早告诉阿湛的,他这么想。

  从江澄和孩子生活的环境来看,虽然不算太差,但跟他们蓝家的生活标准还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。看得出江澄这几年没少受苦,不然那脸上怎会没什么血色。不过他对孩子却很好,念恩看上去完全没有营养不良的样子,而是十分健康,而江澄也努力给他创造最好的资源,比如送他去云深这样的高等幼儿园受教育。

  回到蓝家,蓝启仁一直在等他的消息,蓝曦臣作了如实报告,并判断阿湛和江澄的关系可能真的是意外,蓝启仁对此也勉强接受了,不管如何,他们蓝家一定会负责的。不过,唯一不满意的是蓝曦臣没有把念恩接回家,老头子已经迫不及待与天降的孙子培养感情了。

  这么想着,蓝湛已经回来了。

  回来的正好,蓝启仁收起面上的喜悦,沉着脸冷声道:“阿湛,你过来。”

【湛澄ABO】恩赐3

看完绵绵老师的心理阴影面积再来看这个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蓝曦臣从幼儿园离开,就直接回家了。

  蓝启仁早就在家里等着了。

  蓝曦臣与蓝湛的父母早逝,兄弟二人是由叔叔蓝启仁带大的。为了给这对兄弟创造最好的条件,蓝启仁一直没有结婚,视他们为己出,将他们抚养成人。可以说,蓝启仁是蓝曦臣和蓝湛最亲的人。

  听说蓝曦臣回国,蓝启仁早早地就回了家,通知蓝湛也尽早回来,好与曦臣团聚。

  有些时日未见,长辈对年轻人自然关心些,蓝启仁也与传统的家长无异,询问完工作方面的事,自然要将话题转到人生大事上。毕竟蓝启仁已经退休了,两个侄儿也事业有成,他不盼着两人尽快成家,还能盼什么呢?

  “曦臣啊,你也是快三十的人了,怎么就不想想成家呢?”蓝启仁叹着气,毫不掩饰眼中的期盼。

  正在喝水的蓝曦臣突然被这么一问,直接呛了口水,他尴尬地咳嗽着,偷偷看蓝启仁的神色,而蓝启仁就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,今天要是不给个像样的答案,恐怕又要被叔叔长篇大论教育一通了。

  “叔叔,我最近公司有个大项目所以……”蓝曦臣小心翼翼地擦了擦嘴,还没说完就被蓝启仁打断了。

  “你少拿公司来搪塞我,这借口,你自己算算,用过多少回了?”蓝启仁用食指扣了扣桌子,语气中尽是不满。“要是工作真的重要,就交给阿湛。反正阿湛整天和那个魏无羡混在一起,还领养了个孩子,也不考虑成家的事,我还能对他有什么期盼呢?曦臣啊,听叔叔的话,尽快物色个姑娘,带回来给我瞧瞧吧。你爸妈去的早,阿湛如今油盐不进,我说什么他也不听,你要是不尽快成家,我以后如何向你父母交待啊。”

  这,越说越严重了。

  蓝曦臣慢慢消化着蓝启仁的思想教育,捕捉着话语中的亮点。他缓慢地喝了口水,道:“叔叔,您不能这么说阿湛的。”

  “什么?”蓝启仁一脸疑惑。

  蓝曦臣想了想今天在幼儿园看到的小男孩,肯定不是他的孩子,那就极有可能是蓝湛的,因为简直和蓝湛小时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  “等我一下。”蓝曦臣拿出手机,联系了一下绵绵,问她要来一张江念恩小朋友的照片,然后将手机推给蓝启仁。“您看。”

  蓝启仁还在想他这个大侄子又想找什么借口,低头看到手机他却愣了。“你给我看阿湛小时候的照片干什么?”不对,他又摇了摇头,皱着眉头仔细打量,然后看向蓝曦臣,目色中尽是询问。“曦臣你,什么时候有孩子了?”

  蓝曦臣扶额,“不,不是我。这是我今天去云深企下的一个幼儿园,碰到的小男孩。这张照片是我问他的班主任要来的,但……这个小男孩姓江。我肯定这个男孩一定不是我的,所以我在想是不是,阿湛的?”

  蓝启仁重重叹了口气,喜怒参半,他今晚一定要找蓝湛问个清楚!

  蓝湛忙完公司的事,匆匆赶回家。他知道哥哥今日回国,不由得加快了车速。

  进门的时候,蓝启仁和蓝曦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蓝启仁阴沉着脸,而蓝曦臣坐在一边,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 蓝湛走进去,屋里的人注意到回来,纷纷射来各种耐人寻味的目光。

  “叔叔,哥。”蓝湛走近,蓝启仁示意他坐下。

  “阿湛。”蓝启仁直奔主题,“你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们?”

  蓝湛一脸疑色,没有理解蓝启仁的意思,但他面不改色答道:“没有。”

  “阿湛!”蓝启仁加重语气,“如果你真的有喜欢的人,就带回来让我和你哥看看,只要是你喜欢,我和你哥也不会强行阻拦你,你又何必……哎!”

  蓝湛一头雾水,朝蓝曦臣递去求助的眼神。

  “叔叔。”蓝曦臣干咳两声,“也许是误会……”

  “算了算了。”蓝启仁不再逼问下去,“曦臣难得从国外过来,一家人好好吃个饭便好了。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但蓝老先生从来都不是那么好糊弄的。第二天,他站在落地窗前拿着手机,沉声道:“查。”

  所以,当江念恩小朋友又坐在秋千上看书的时候,书上又投下来一片阴影。他仰起头,就看到蓝启仁,以及,身旁的蓝曦臣……

  蓝启仁双手背在后面,慢慢蹲下身,努力笑的慈祥。“小朋友,怎么还不回家。”

  “……”江念恩沉默地看着他。

  蓝启仁觉得是自己笑的不够和蔼,调整一下表情,又问:“爸爸妈妈呢?”

  “念恩!”绵绵老师姗姗来迟,冲过来护住念恩,她警惕地看着蓝启仁,问:“您是?”看到蓝曦臣,她迟疑了一下,这到底是思追家长?还是云深总裁?应该是……

  蓝曦臣款款一笑,解答了她的疑惑。

  “哦,是你啊。”绵绵道。“请问你们来?”

  “我要见这孩子的家长。”蓝启仁直言道。

  “请问,您是这孩子的什么人?”绵绵问。

  “我是他爷爷!”蓝启仁愤愤道。

  “叔。”蓝曦臣提醒道,“孩子还在,别吓到他。”

  被绵绵护在怀里的江念恩面上波澜不惊,淡淡开口道:“我没有爷爷。”

  “这?”绵绵不知如何是好,她当然不能把念恩丢给这两人,但又肯定他们不是人贩子。

  怀里的念恩动了动,挤出绵绵的手臂,背着小书包要走。

  “曦臣。”蓝启仁示意蓝曦臣拉住孩子。

  小孩子觉察到这两人要抓他,迈开腿迅速地跑开。

  蓝曦臣如果要追,当然能追上,但他没有,他劝慰蓝启仁。“我想我们还是先联系上念恩的母亲,一切慢慢来吧。”他看向绵绵,恳切道:“那麻烦你了,绵绵老师。”

  江澄接到气喘吁吁的江念恩,替他擦去额头的汗,关切地询问怎么了。

  江念恩摇摇头,乖乖坐上电动车,道:“只想快点见到爹地。”

【湛澄ABO】恩赐2之论绵绵老师的心理阴影面积

  我是绵绵,是一名教师,就职于云深幼儿园,担任小一班的班主任。

  最近,我感觉我的世界观一再被冲击。

  上周幼儿园统一召开家长会,我作为班主任,自然要负责接待每一位家长,引导他们签字。

  蓝思追小朋友的家长在人群中非常的亮眼,真的。五官精致深邃,身材修长,一下子就引起了我的注意。但尴尬的是,我把他错认成了江念恩的家长。

  是这样的,他还没有走到我面前,我就热情地迎上去了。“你是江念恩的家长吧!在这里签个字吧,念恩长得特别像你,我一眼就……”

  看出来了……

  我闭嘴了。因为我看到他修长的手指在纸上划着,最后找到蓝思追的名字,在旁边签上了字。

  还好他完全没有理会我刚刚将他认错的事,直接进教室了。但是我站在原地懵了好久,是……是我眼睛有问题吗?

  这只是其一,造成的冲击我还能接受,但就在昨天,我又一次遭受了暴击!

  是这样的,江念恩的爹地比较忙,接念恩放学回家的时间会晚一些。所以念恩一般待在小一班的活动区,静静地坐在秋千上看书。

  念恩很听话,从来不让人担心。

  我在办公室接到念恩爹地的电话,就去找念恩, 却看到念恩身前站在一个大人。

  我顿时警觉起来,快步过去。走近了才发现是蓝思追的爸爸,可是蓝思追刚刚不是被接走了吗?而且,他一直盯着江念恩。

  我偷偷打量他们的长相,完了……我还是觉得他们就是父子怎么办?

  “念恩,你爹地在门口等你。”我说。

  江念恩迅速拿起书,背上小书包,跟我道了别,便哒哒地跑了。

  而蓝思追的家长似乎还想叫住他,却没有。

  “你好。”我主动上前打招呼,“你是蓝思追的家长吧?你们家的司机已经把他接走了。”

  他这才看向我,微微一笑。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你说的思追的家长。这是我的名片。”

  我一头雾水地接过来看了一眼……

  蓝曦臣。

  这不是云深公司的总裁吗?那我现在是在和我的顶级上司说话?

  等等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他为什么和蓝思追的家长长得一样……而江念恩小朋友为什么又和他们两个长得那么像???为什么?为什么?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蓝曦臣刚从国外回来,经过云深幼儿园的时候,已经过了家长接孩子的时段,校园附近只剩稀稀疏疏的几个人了。

  既然经过了,那便进去看看吧。

  蓝曦臣在校园四处走动的时候,无意间捕捉到了这样的画面。

  小男孩坐在秋千上动也不动,安安静静地看书。

  他一下子就想到了蓝湛小时候,不爱说话,不爱动。

  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男孩儿面前,许是在他的书上投下了阴影,小男孩儿抬头了。

  蓝曦臣的心脏猛的一跳……阿湛?

  他想问些什么,小男孩的老师来了,然后小男孩就跑开了,他什么也没来得及问。

  不过最后他凭借自己的身份,以及颜值?向老师打听到了男孩儿的名字:江念恩。

  听起来跟阿湛没什么关系,但只是听起来。